許多人企圖歸納或推衍人生的規律,就像算命師一樣,將人生的變化起伏簡約成一個完美的模型,按照這個模型運行著你我的人生。

數學上許多函數也都是完美的模型,然而事務的隨機性讓這些模型無法完美的解釋,其實模型只有某一段範圍有著較高的解釋力,而解釋力又受著粒度的粗細所影響,那麼又何必那麼拘泥於完美模型的追求呢?這是我從泰勒級數展開悟出另一番哲理,用最簡單的線性模型在某一段範圍內去逼近那個完美的模型,求取不同粒度下的近似值。泰勒級數展開是要用一種簡約方式【多項式】去逼近在某一點上前後一段區間內真實複雜曲線的走向,至於想要多逼近,也就是粒度的粗細,由分析者自己決定〈看看要展開多少項次〉,換言之,在真實世界中我們會隨著場景的不同,調整我們對於事物複雜的精確性。舉例來說,一個系統只有 0.1 的精確度,去要求系統中某個元件的精確度高於 0.1 是沒有意義的,是一種浪費,那又何必耗費多餘的資源去追求更高的精確性呢?

自然界冥冥之中有許多不知名的力量在拉扯著我們對事物主觀的認知。常在咖啡店看到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士,高談闊論他們對於事物規律的心得。有的人把不能解釋的部分歸於神的旨意;有的人興高采烈地分享他們剛剛才發現的宇宙真理;有些人了解事務的隨機性,但是面對只想得到簡單答案的大多數人,他們話鋒保守含蓄,嘗試深入淺出地用最簡單的道理來描述著複雜的事物。無論是哪一種,都帶著一種觀點,誰也不知道哪種觀點是對的,大家都在瞎子摸象,剩下的只有自己心中的神主牌,「願意」去相信哪一種觀點罷了。可笑的是那些執著於不同觀點的人互相攻訐,爭做天下第一明眼人,其實說到底大家都是不同程度的瞎子,內心真正驅動力說穿了也不就是名與利嗎?就是因為事務複雜,才引發人的求知慾,於是有人根據過去自己的經驗;有人引經據典;有人占星卜卦,目的都在於尋找事務的規律,看看那些賭六合彩努力算牌的人們就能一窺人生百態,企圖推衍一套「公式」,預測下一個可能發生的情境。

但是事務又太複雜,於是又有一批人自認看盡古今事例,把那些複雜的規律想方設法推衍出另一套簡約公式,如口訣秘笈之類,行走江湖混口飯吃。隨著時日久遠,人們漸漸忘記那些簡約公式背後的複雜性,覺得前人論述都是狗屁,再把簡約公式加以變化,企圖還原事務的複雜性,如此周而復始,大家爭做宇內第一邏輯人,身在迷局之中,樂此不疲。「根據過去自己的經驗」稱為質性研究;「引經據典」稱為文獻探討;「占星卜卦」稱為「量化分析」;「簡約公式」稱為假說模型,原來我們自認知識高人一等,所做的研究方法跟賭六合彩算牌的人也差不多,唯一不同是包裝與頭銜。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