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多是齷齪骯髒的,極少有崇高理想,如果真有,那些人已經被寫入歷史課本了。自認不沾鍋理想性高的,把道德無限上綱,忽略了有七情六慾的才是人。從主張教育改革造成高等教育失衡,廢除死刑的人權主義者,主張租稅正義鬥士,到唯有愛情高的浪漫客,再再都說明思想純真的小白兔們是無法存活在弱肉強食的叢林中,老百姓變成社會實驗室裡的白老鼠,只要政治顏色相同,這些政客就閃躲掉政策錯誤的懲罰。選官曾幾何時變成選道德家了?學歷=能力嗎?政策口號要炫要響,怎麼落實不重要,這些人把台灣轉型成伊朗式宗教治國,只要唸對經,就是我類,對於非我族類,更是要鬥臭鬥倒,沒人在想是否沒有一本經是可以治萬事的?如果有,大家都唸那本經就好了,還開那麼多大學系所幹嘛?政客跟蜥蜴一樣,斷尾能求生,身上顏色跟著環境變,昨天罵別人大逆不道之事,今天自己做一樣的事就是為全人類找出路,反正選民是健忘的,選舉時開嘉年華會,唱唱歌跳跳舞,找幾個人上台演齣哭劇,再抹黑一下對手,就當選啦。柯林頓在任時,緋聞不斷,國會還通過「訓斥」,但現在個人聲望卻高過總統,為何?因為他卸任後就不對政治指三道四,當國家需要他當和平大使,他便忠實完成交付任務,從不倚老賣老下政治指導棋,最最重要的是,他在位期間美國人民吃香喝辣,人民不因為他個人道德瑕疵而否定他的政績,台灣學美國就別學一半。

一個組織上位者有遠見想要轉型提升經理人決策品質,構想出種種培訓機制,期待這些經理人能透過學習脫胎換骨,為公司創造新的價值。而這些經理人之中,有真心想要提升自我的,有敷衍打混的,更有抗拒者質疑一切與學習有關的項目。在私人企業頂多影響自身獲利生存,但若是政府、財團法人機構呢?耗費納稅人公帑,不求進取只想過一日則是一日,在政治板塊中遊走,下焉者甚至有機會就「A」一點,在這個共生集團的臭水溝裡優游自魚,看著有志想做事的,報以冷嘲熱諷,根爛了,縱使換唐太宗來執政,也不可能再現「貞觀之治」,選民只是選擇不同標籤的醬缸而已,醬缸裡裝的都是貪腐、自我麻醉的口號,想的都是怎樣騙選票的伎倆。立法委員權高勢大,誰來管這怪獸?國父設計五權憲法就是看到三權分立的盲點,憲法改的匪夷所思,有權無責,既無法學理論支撐,也無中心思想,盡是政治計算與權謀,看到台灣文官體系的毀壞,從根爛掉,真的感到痛心。

早上去某超商領取二週前折扣咖啡,店員告訴我:活動規定是 3 日內,所以不能領取,我告訴她:店員當初沒告知我這項規定,否則我就不會考慮一次購買 2 杯,她去詢問過店長後,給我了咖啡。一個社會是否進步,不是靠華麗的建設,不是靠人造藝文場所,而是落實在服務業日常運作中,建立在互信基礎上。我聽 之前店員介紹折扣活動時,並沒有細問就買單;之後店員維繫了互信下的承諾,這才是台灣文化軟實力,一個邁向成熟社會,我們看不到硬坳歪纏。相較於大陸,多數處於猜忌耍賴的社會,永遠都在上演小偷與警察的故事。客戶沒見到「貨」絕不付頭期款,商家沒收到貨款也絕不出貨。沒有互信是因為社會仍處於叢林生存法則,官員找機會就收賄,商家用假貨充數,客戶收貨耍賴不付帳,富二代/官二代驕橫蠻幹,政商互為犄角相互勾結,這樣的社會有甚麼好嚮往的呢?又有什麼好羨慕的呢?我們是不是要好好保護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社會價值呢?不要讓興風作浪,濫用國家名器做為私人酬庸工具,家庫通國庫,政商不分的風氣再起,讓台灣社會少些對立,多些溫馨呢?

社會要進步成富施好禮,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對於公共議題要深入了解,不要受周遭利益團體的聳動而道聽塗說,盲動而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城市要進步,需要拉皮更新,居民要有共識共同為自己居住的城市盡一份美化的助力,看到釘子戶的堅持,無視於其他絕大數居民的心聲,還有一堆自認愛心人士插花抗議,可是到底在爭什麼呢?真是釘子戶無立錐之地嗎?還是自己覺得該比其他居民分更多點錢呢?來插花抗議的愛心人士,訴求是甚麼呢?希望自己居住的城市永遠受制於極少數人而老舊難看嗎?還是覺得釘子戶太可憐值得同情呢?難道那些絕大多數的居民就沒有更值得同情的嗎?還是有讓人看不懂更深層的意義嗎?另一個新聞說:一個只有半坪地的所有權人要價百萬,這是甚麼樣的心理呢?難道這些愛心人士不希望台灣城市躍居最有看頭的城市嗎?也許那些人去印度或是菲律賓看看,會有不同的看法吧!

目前正在寫一篇關於大學課程規劃與職場所需不匹配,造成畢業生就業困難的投稿論文。拜讀行政院大作「101年促進就業實施計畫」,感慨萬千。政策文中要讓產學合一,學生要能學以致用;對於不能學以致用者,給予各種職業訓練;對於想創業者,給予青年低率貸款;但真正重點是,行政院各部會提出 68 項短期工作,來振興就業,簡單說,就是灑納稅人錢,治標而不治本的做法。在產學合一實施辦法裡,沒有看到具體拯救技職教育作法,修正目前匪夷所思的大學評鑑制度,讓已經 100% 錄取率的大學,給學生一個飯碗,讓他們有武器面對日益嚴峻的就業挑戰。這本政策白皮書正是墮入系統動力學所指 9 大基模的「目標侵蝕」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窘境,治本太耗時,工程太大,會惹到「教改專家」現代孔子們,在日益困難的政府財政中上灑鹽,繼續讓台灣國債往破表方向前進。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