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進取心的人常常感到無力倦怠。有些是自我要求高,但是周遭人配合不如預期;有些是想要精進,但是力有未逮。這樣的人會想盡辦法,尋找出路;相反的,另一種人就是擺爛,渾渾噩噩,日復一日。等經過長時間後,人生的果實證明了那些進取者的努力是值得的,另一種人則是自怨自艾,跑廟祝禱期待神的眷顧,一張樂透彩就豬羊變色。然而有些無力感不是自發性的,而是某些人昧於事實,企圖違背市場經濟法則;某些人則是不正視問題根源,繼續著失敗方程式,強壓自己及周遭人,學阿湯哥演出不可能的任務。在這種情境下的周遭人備感痛苦,每日接收的命令或是訊息都是一廂情願「人力勝天」,現代職場討生活的人很多都處於類似情境,所不同的只是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罷了。要怎樣才能「做自己」才能在「對」的道路上,實在值得我們每日反思,剩下的就是克服自己在性格上的惰性、慣性了,這點最難。

替代性商品的壓迫是市場競爭不二規律。當產品滯銷時,公司要思考如何積極創造產品新價值,一昧地操勞業務人員,給一廂情願的指令,都無助於產品的突圍。當平板電腦鋒起,公司每天還罵著業務人員不努力,筆電規格那麼優,應該輕易擊潰平板電腦才對,但是市場產品替代性趨勢起來,又豈是一兩家公司螳臂擋車所能遏止的了?這樣的公司沒有創新思考,溫水煮青蛙,揮霍著剩餘的資源,靠著自我洗腦:產品我最棒,麻醉一陣子,含著眼淚帶著微笑,去西方極樂世界繼續幻想著怎樣違背經濟法則,人定勝天。過程中也不是沒有有識之士提出警語與因應之道,但是在大恐龍遲緩決策機制下,始終狗吠火車,最後良禽擇木而棲。探究主因何以致此,可能會發現做決策的不懂技術與市場變化,他們只懂加減乘除四則運算,操弄著統計數字,美其名叫:數字管理,似乎改變統計數字的外貌,就能解決問題似的。他們不是不會辨認那些人是「美國隊長」,而是生怕「美國隊長」們崛起江湖後,他們會沒有價值,是這種不能說的秘密,扼殺了用藥的時機。有人問:為何不換掉這批恐龍呢?答案很簡單,自己是恐龍就不會覺得恐龍的邏輯有問題,一直到大滅絕為止,他們都不認為為何蟑螂可以活,恐龍卻不能,只怪天外那顆隕石實在太大。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