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社會短文集(2)

2011-09-27


與幾位老師有緣一起談起教學,心中有點感觸。從他們眉飛色舞的討論中,似乎遺忘了教育的目的:要提升學生智識之外,也要訓練他們紀律與學習態度。個人認為後二者更為重要,因為只要學習興趣與態度正確,總有學會的一天。但是假若缺乏紀律與學習態度,將來畢業後融入社會就業就容易產生不適應。有些老師把課堂當作自己理念發抒,完全不理會學生是否吸收與活用,不因材施教的結果就是雙輸,老師教學沒有成就感,學生挫折感更重,但是要想因材施教就必須跟學生打成一片,坐在講桌上冷冰冰地唸簡報檔,又怎會了解學生問題所在,不了解學生問題所在,自己唸自己的,學生又會理解所教的東西呢?有些老師覺得不教點難的內容,就顯示不出來自己的功力,學生的學習興趣被那些火星文搞得無颯颯 (台語),簡報檔一頁頁地飛過,還要趕進度,應付學校教程,倒底學生重要,還是教條重要?說到底還是教學熱誠,如果這些學生是自己的兒女,我相信教法絕對不一樣,因為教學的過程中有愛,不以當學生、難學生為目的,讓他們懂,要有耐心,才是正途。


又是一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例子:歐巴馬將向年收入超過百萬美元的富人,課徵所謂的「巴菲特稅」(Buffett Rule),用意是確保年收入百萬美元以上者,所繳的稅在其所得中占的比率,至少要和中收入者繳的稅在其所得中占的比率一樣。稅收不夠的原因很多,若是因為工商業不振,就要去刺激投資,做出誘因讓『富人』去創業與擴大經營規模,不是要他們去『投資』金錢遊戲,如此才能創造就業,讓更多人有錢去消費,光去科『富人稅』,就算抽乾他們(共產黨以前幹過),國家還是照窮不誤。若是因為政府亂搞蚊子館,不問人間疾苦,三不五時搞煙火,營造歌舞昇平假象(北韓就是例子),去徵『富人稅』又有何用?若是政府決策錯誤,政客相互比開社會福利支票,搞到民窮財盡(希臘就是例子),想開徵『富人稅』,還不一定徵的到,因為富人有第二本戶照的能力,絕對比窮人多,那麼搞這種社會階層對立有何意義?富人的確應該多付點社會義務,多繳稅也是應該,但是政府拿到這些稅收,不務正業,任憑政客口水亂噴,那又有何益呢?富人稅率與窮人相同,表面上不盡公平,但是收入一億元乘以稅率所得,遠遠超過數十甚至數百窮人所繳的要多的多,這種統計數字的魔術式假公平,通常都是政客已經圖窮匕現,沒招了,想出最廉價的政策。如果這次徵『富人』稅還不夠,那下一波是否該向『中產階級』開刀?最後大家都變成窮人之後呢?搞民粹祖師爺之一的鄧小平曾說:要讓中國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奇怪,不是要鬥倒鬥臭嗎?),中國才有發展!事實上證明,他對了。這表示單從徵稅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徵稅的前提是要人民有錢,這麼簡單的道理,政客們不知道?還是裝傻?找個名目來混淆自己的無能?還是為著虛無的神主牌,否則就沒有『政黨品牌』了?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實驗社會心理學期刊)一篇文章發現:一篇文章 The Destructive Nature of Power without Status(權重位不高的毀滅性)發現:位不高卻權重的人,往往愛把別人踩在腳下。真正位高權重的人較注意權力下造成的影響,反倒是有權力卻沒地位的人,會利用自己權力逼別人做貶低尊嚴的事。– 『閻王好講,小鬼難纏』中國人的智慧,卻在外國人所做的心理實驗中得到驗證,我在想:只要擇數個老祖宗的智慧,做幾個心理實驗,就能發表學術期刊,豈不很扯?還是去多宣揚給外國人去讀點四書五經,會不會以後這類『有用』的研究就會少些?
『心理學』是管理學門很重要的參考,因為管理學門要解決因人或組織的影響,簡單說,人會不爽,不爽就會搞破壞,搞破壞就不能達成企業目標。最近股市大跌,很多製造業又要開始考慮實施無薪假,企業為求生存,進行人事修整,好像不會太管『人』爽不爽,因為不能生存,要死掉,誰還管『爽』還是『不爽』啊。員工大多都服膺公司領導,該加班就加班,該被罵就被罵,當然該領錢就領錢,公司搞到要亡國,其實跟大多數員工都無關,他們是無辜的,卻要承擔少數人決策失誤的苦果,很少看到公司的高官被幹掉,先出局的都是小兵,這就是現實。因此,管理是要機械化,還是人性化(心理學),已經不言可喻,想生存,就要先機械化管理,在機械化管理過程中,加入人性的潤滑油,畢竟做爛好人與公司球生存是牴觸的。


大家以不同形式為著生活打拼,從自己的角度,看著這位印度生活鬥士,感覺自己實在太幸運,也許,從他的角度,他看著我的生活,也覺得他與世無爭隨緣的生活更幸運,也不一定。

既然如此,為什麼常有人以自己的角度去衡量別人的生活呢?這些人自認只有自己的生活觀才是最正確的,批評與試圖影響別人的生活觀,甚至出手干預改造,歷史就在解放與抗爭中不斷地重複上演。
這張相片背後有感人的故事:一位哥倫比亞 52 歲的女教師,創辦了動物保護之家,這隻獅子是她 12 年前,從馬戲團手中救出來的,人與獅相知相惜,令人感動,也為這位動物保護鬥士喝采!


美國稅局已發布『外國帳戶稅收遵從法』(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將自 2013 年 1 月實施,各國金融機構可能陸續與美國簽署『國稅局簽署外國金融機構合約』(Foreign Fiancial Institutions)。對已簽署該合約的金融業,在開戶時,會詢問客戶「有無美國護照、綠卡」或美國地址,或是否曾在美國居留滿 183 天。若有,則需向美國政府揭露這些帳戶或保單資料。看來美國政府真的窮了,想盡各種辦法抽稅。過去美國經濟傲步全球,許多國家包括台灣在內,都以去美國讀書工作為榮。然而,以我周遭親友為例,得到一個公式,就是在美國工作愈久,口袋銀子卻愈少。這說明了在我的世代中,要想拼財富,其實不用捨近求遠,在機會之島-台灣,就已經拼不完了。其實其他國家有什麼義務幫助美國政府做內控?這不是美國霸權心態的表現嗎?許多國家包括台灣,都有向美國政府尋求協助而碰壁的經驗,既然不能互惠,又幹嘛要替美國做這件事呢?事實上敢說『不』的政府還不多咧,這就是國際現實,哪有什麼公理可言?社會公理正義是一個人類追尋理想的烏托邦,桃花源。看到與自己利益牴觸的人,只要有任何一點不合於『公理正義』,就大肆撻伐,儼然是聖者的化身。對於自己,或是同道中人,則將『公理正義』置諸腦後,巧辭硬抝,還厚顏侈言:這又有什麼不可以呢?原來『社會公理正義』只是鬥爭的工具,拿來騙愚民的,誰教他們愚蠢要相信這套鬼話呢?台灣健保已經不是社會保險概念,是『稅』的概念,收入多的多繳點,照顧收入少的。多繳健保費的人並不會多享受醫療資源,完全顛覆『使用者付費』的經濟法則,凡是扭曲經濟法則的作為,多半就會有詐術存在,看看最近的運動彩券,健保詐領等案件,就可以得到印證。既然是『稅』的概念,只要有繳錢,何必管他們是哪國人呢?這就是政治弔詭之處,當要祭起『公理正義』的大旗時,健保就是『社會保險』的概念,當缺錢又防堵不了健保黑洞時,健保又變成『稅』,就是要你繳錢啦。就是這種要裡子,又要顧面子的矛盾心理,讓變色龍遊走,『官』(政客們)字兩個口,怎麼說都是他們有理。


周遭人常受我荼毒,與我共同演繹人生哲學,聽我談佛,有人覺得我有慧根勸我精修,追尋內照之得。內照是將感官對外在的觀察,轉為自我體會,這跟道家觀念相近,雖然本質上它們不同,但還是有人說佛道不分家。人都有知性,無論教育程度,有人從生活中體驗,有人典籍淵博,最終都能體會人生的共性,他們之間價值相同,並不是知識份子就高人一等。追求知性,就要靠觀察!觀察通常來自感官量度,對於不能藉由感官量度的事物,就要靠心去體會。常有人說:磁場,氣功,都屬如此類。同樣是追求知性,無論是外觀或是內照,都是窮一生都不可全得,也不能說內照的意境就比外觀要高些,也都能達到內心平和,只是外觀太難,需要知識與經驗積累,往之而覺其高。其實內照需要有特質配合,這攸關先天,也就是為什麼有人窮一生而無所得,反不如外觀凡努力必有所穫,來的有結果。因為畏難而就內照,無視於本身特質,就像志趣與工作不能配合,終究徒勞無功。許多人勤讀佛經,默念佛號,冀望增添福報。其實佛是一種生活哲學,不整體了解,只讀鳩摩羅什的譯本,不從生活中體驗,又有何用?既然佛是一種哲學,就要從哲學觀點去體會其微言大義,而非搬弄經文,見樹而不見林。360 種修行法門都在於幫助不同類型的人,體悟自身的佛性,要看自己的本性適合哪一種,體悟是重點,而不是修行的形式。看到有些人追尋內照,追求佛性,對自己設下種種形式上限制,希望透過程序上形式,發現自我,這是緣木求魚。對它們的體悟,要靠點機緣,不將自己從形式中解脫,又怎能真正內照自得?所以說:『悟』比『緣』重要,『緣』比『法』重要,畢竟追求自我的真心,是可遇而不能強求。在人生苦海中,想要『到彼岸』(般若波羅蜜心經),問題不在於『去』,問題在於『方向』,『方向』不對,又怎會『到』呢?可是人在苦海中,所處位置不同,面對痛苦不同,彼此方向必然不同,有怎會只有一種方法找到方向呢。與所有好佛者共勉之。


30 歲前靠勤快,靠學習,混走江湖,女人多一張臉可以靠,佔得一點先機。30 歲後靠智慧,靠暴肝,攻城掠地,女人靠融入配合,跟著浪潮走。40 歲後靠人脈,靠過去積累經驗,醫行天下,女人靠慧心體己,輔佐強棒出擊。50 歲後,提攜後進,養生修德,為著目標自我實現,這大概就是職場人生了。我沒有貶抑女性之意,事實上我職場中幾次都是女性主管,他們都表現優異,是可敬的對手。然而多數我認識的女性,雖然獨立自信,不需要依附男人,但是他們嚮往家庭生活,愛兒女,管老公,讓他們樂此不疲。在職場上,尋求跟進而不躁進,溫和而不忘形,成功型男人都需要稱職的女性輔佐,家庭如此,職場亦然。很多人自覺懷才不遇,卻少有自省。逢迎拍馬講噁心話,你做不到,就要閃邊站。別人去進修,你笑他癡傻,夜夜三朋四友,自然內涵差,升官加薪無望。別人勇於任事在加班,你笑他蠢,不知閃躲,老闆看在眼裡,覺得跟他才是九條好漢在一班,犧牲你也是預料中的事。雖說如此,人生是公平的,職場得意者,人生失去更多,豐功偉業滿排勳章,只有老時追憶有用,旁邊的人怨你的多,愛你的少,想清楚也就釋然了。


新聞說:「青貧一族」現象加劇!主計處調查顯示,去年國內未滿四十歲、約四百六十萬名的青年勞工,平均年所得不到五十四萬元,不僅倒退回十四年前水準,十五年來約只增加兩萬元。「青貧族」在台灣雖然現象顯著,但是還不至於到街頭抗爭地步,原因很簡單,通常「青貧族」=「啃老族」,上一代因為觀念=拼鈔票,加上時機與政治穩定,自然累積了財富,也願意繼續照顧下一代,重回三代同堂社會結構,這是當年許多社會研究學者所沒預期到的,忽視了經濟模式支配社會結構的殘酷事實。可悲的是,到現在還是有許多人選擇漠視這個鐵律,常是以其他方式遷移社會結構,或給以烏托邦安眠藥,或給以社會少數成功者樣板作為標竿,會這樣鴕鳥心態也許是改善經濟模式太過困難吧!「青貧族」不能翻身主因,是因為房地產太貴,不抄短線投機,實在買不起。房地產太貴是因為炒作,炒作的動力在於其他經濟活動投資報酬率都遠遜於房地產。房地產報酬率太高是因為國人根深蒂固的觀念,當無殼蝸牛是可恥的,甚至沒有女人要嫁無殼蝸牛,其實租屋有什麼不好?住膩了,換工作了,就換一個房子新鮮一下,多好!但無殼蝸牛卻想成:一天到晚要搬家,被房東趕,還是有房子當屋奴比較好,甚至還認為拿租金當分期付款,最終房子就會是自己的。從房東心裡想:好房客難找,租金還抵不了稅金+房屋修繕+空窗期,還要應付可能發生的租屋糾紛,當房東真的大不易。國父說:漲價歸公。這是基本社會正義,打破地主壟斷,高瞻遠矚。偏偏就要有人變相成玩公告地價,不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的遊戲,表面上說一套三民主義(現在台灣不玩,大陸卻猛玩的怪現象,到底誰說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呀?),實際上搞地主壟斷封建社會。過去王建瑄任職財政部長時,曾經想要推動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卻被李登輝總統打壓而去官。今天兩黨總統候選人政見都朝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方向,希望他們之一當選後,能真正擺脫財團,實現社會正義,而不是空頭支票一張。現在已經高漲的房價在台北市與新北市,不可能扭曲經濟法則讓「青貧族」買得起,於今之道是要去重建南台灣經濟,國營事業與政府單位應該帶頭南遷,平衡南北差距,同時南台灣政客們也應該教育他們的選民,回到拼經濟的真議題上,這才是愛台灣最好的實踐,每天吵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無聊假議題,是換不了鈔票的,如果真的台灣走到像非洲窮國的那一步,其實我們是哪裡人已經不重要,因為都逃到難民營嘗試去維持一個動物基本生活。


一位年輕人像我吐露心聲,交往多年的女友是他朋友眼中的正妹,女友似乎遠遠活在『小甜甜』的世界,過度自戀與膚淺,令他痛苦不已,要繼續交往下去,就必須智商倒退 N 年,談論的話題永遠圍繞著無意義的內容,他就在美貌(自我虛榮)與失衡的內在中掙扎。近來因為工作認識一位女性朋友,相貌外表平平,卻談吐內涵不凡,深深地吸引著他,有時連晚上做夢,都夢見與她一席知性暢談。近日感覺那位女性友人正漸漸疏遠他,推敲可能剛認識另一位男士,他才驚覺自己早已深愛著他,卻沒有來得及表達,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正是他此刻寫照。他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想劈腿,思考著怎麼跟多年女友說,他不想再跟一朵水仙花繼續下去了,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其實他心中早有答案,只是來尋求心靈支持,我告訴他,再拖下去,勉強結婚,最終還是要走上分手一途,卻身心上的包袱與折磨更大,追隨自己的心去吧,太多道德的枷鎖只會害更多無辜的人陷在痛苦的深淵。男人對於女人的需要,是隨年齡的增長,社會的歷練而轉變。年輕時,受賀爾蒙支配,中年時,期待事業的推手,老年時尋找一雙體己的輪椅推手。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