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社會短文集

2011-07-13

有基本常識的人都知道,上線前要測試,看看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例如說:餐廳試吃,看看流程動線不順暢處加以改進,捷運,機場亦同。但為什麼到了軍事演習 (也是一種測試),概念就變了,要求完美無瑕,但是既然都已完美,那還需要演習嗎?當社會大眾要求完美無瑕,便有可能造假,測試變成演齣戲給大家看,這樣的測試有何意義?部隊怕被罵,說不定就開始想撇步,完全扭曲了演習的目的。回想我在陽字號的日子,艦長愛「標會」,常常去在惡劣天候下執行任務,官兵吐的一塌糊塗,幹聲載道,但事後想起來,對戰力還真有幫助,所以本艦專跑惡劣天候任務,在艦隊裡老闆走路有風,要是換成今天的大環境,恐怕各種虐兵奇怪輿論充斥,艦長抓去關,兵「涼」了,但戰力呢?不過有一點不同,就是那時的我們還真的幻想能躍馬中原,沒人抱怨任務,小牢騷難免,所以心態決定一切,在今天口口聲聲愛台灣,卻又不給軍人,警察應有的地位,我們怎能期望他們能有所表現呢?一個一天到晚被罵的孩子會進步嗎?過去我們甘願被操練是因為那時還真想一拼,認為孫文學說勝過馬克斯。自從台灣放棄任何有「中國」字樣的活動,例如「儒學」,「文化復興」之類,許多外國人已經不認為台灣才是漢學道統,紛紛到北京去學習簡體字。現在大學都強力要求英文,甚至放在畢業門檻,論文也以英文為主流,長此以往,「正體字」將會慢慢式微。還好昨天看到清華公告,將要推動中文論文寫作,真是有志一同啊,可見大家看法差距不大,剩下的就是執行力了。


新聞說:「青貧一族」現象加劇!主計處調查顯示,去年國內未滿四十歲、約四百六十萬名的青年勞工,平均年所得不到五十四萬元,不僅倒退回十四年前水準,十五年來約只增加兩萬元。「青貧族」在台灣雖然現象顯著,但是還不至於到街頭抗爭地步,原因很簡單,通常「青貧族」=「啃老族」,上一代因為觀念=拼鈔票,加上時機與政治穩定,自然累積了財富,也願意繼續照顧下一代,重回三代同堂社會結構,這是當年許多社會研究學者所沒預期到的,忽視了經濟模式支配社會結構的殘酷事實。可悲的是,到現在還是有許多人選擇漠視這個鐵律,常是以其他方式遷移社會結構,或給以烏托邦安眠藥,或給以社會少數成功者樣板作為標竿,會這樣鴕鳥心態也許是改善經濟模式太過困難吧!「青貧族」不能翻身主因,是因為房地產太貴,不抄短線投機,實在買不起。

房地產太貴是因為炒作,炒作的動力在於其他經濟活動投資報酬率都遠遜於房地產。房地產報酬率太高是因為國人根深蒂固的觀念,當無殼蝸牛是可恥的,甚至沒有女人要嫁無殼蝸牛,其實租屋有什麼不好?住膩了,換工作了,就換一個房子新鮮一下,多好!但無殼蝸牛卻想成:一天到晚要搬家,被房東趕,還是有房子當屋奴比較好,甚至還認為拿租金當分期付款,最終房子就會是自己的。從房東心裡想:好房客難找,租金還抵不了稅金+房屋修繕+空窗期,還要應付可能發生的租屋糾紛,當房東真的大不易。國父說:漲價歸公。這是基本社會正義,打破地主壟斷,高瞻遠矚。偏偏就要有人變相成玩公告地價,不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的遊戲,表面上說一套三民主義(現在台灣不玩,大陸卻猛玩的怪現象,到底誰說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呀?),實際上搞地主壟斷封建社會。過去王建瑄任職財政部長時,曾經想要推動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卻被李登輝總統打壓而去官。

今天兩黨總統候選人政見都朝按實際交易價格課稅方向,希望他們之一當選後,能真正擺脫財團,實現社會正義,而不是空頭支票一張。現在已經高漲的房價在台北市與新北市,不可能扭曲經濟法則讓「青貧族」買得起,於今之道是要去重建南台灣經濟,國營事業與政府單位應該帶頭南遷,平衡南北差距,同時南台灣政客們也應該教育他們的選民,回到拼經濟的真議題上,這才是愛台灣最好的實踐,每天吵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無聊假議題,是換不了鈔票的,如果真的台灣走到像非洲窮國的那一步,其實我們是哪裡人已經不重要,因為大家都變成難民。


我以為階級鬥爭是上個世紀,共產主義盛行時為求發展的策略,沒想到在 21 世紀的台灣竟然重演。階級鬥爭論是瓦解分化封建社會的重要手段,製造階級對立,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最後摧毀馬克思所謂上層結構,最終達到壯大組織,取得政權的目的。從歷史的軌跡告訴我們,他們在取得政權後,樹立新的上層結構,自己當家作主,做唯一的王,君臨天下。當年支持無產階級革命的盟友,或為永無翻身的社會下階層,或為充滿理想的知識份子,在一次次赤裸的鬥爭中,再度淪為社會新下階層。過去靠階級鬥爭起家的政權,經過 70 年社會實驗,認清楚事實,社會的發展是建立在階級協調互助上,不斷地分裂社會製造階級矛盾,會使社會喪失發展前進動力,理由在淺顯不過,就是大家都故步自封,不做不錯,愈做愈被鬥爭,社會怎麼進步呢?簡單來說,製造另一個階級對立,無助於原來問題的解決,只有製造新的問題而已,最終只有弱化社會,讓新病毒趁機而起而已。

在工業革命之後,農業早已成為弱勢產業,世界各國均然,農業對於經濟總體貢獻度小,生產週期長又不能量產,靠天吃飯成為宿命。對於戰略價值而言,又不能沒有農業,各國政府只好透過各種形式的補貼,讓農業繼續苦撐。許多農民已不願再務農,因為愈做愈虧,穀賤傷農一再刺傷農民的心。產地香蕉價格崩盤,但台北的消費者仍花數倍於產地價格購買,造成種香蕉的蕉農苦哈哈,台北的消費者也沒少花錢,中間到底是誰得利?經濟貢獻低的農地,且不論是否持續耕種,無論哪一黨執政者的思考都一樣,只有徵收去就工業發展,其原因簡單,就是只有靠工業來補貼農業,農業才能得以生存的殘酷事實。解決之道需要有整體思維,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根本無濟於事。個人以為,應該成立中央級農產運銷公司,剷除中間商剝削,計劃性生產農作物,避免生產過剩,穀賤傷農,將農業提昇至國家戰略層級思考,過剩的農作物轉為社會福利,給社會中低收入弱勢階層免於飢餓的恐懼,這樣一方面舒緩社會福利支出,一方面提昇農民社會地位,社會總體生產力提升,怎不是美事一樁呢。西漢鼂錯的論貴粟疏,或許可以給執政者一個重農平衡思考方向吧!


根據報載:一般住家都有設置俗稱「化糞池」的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最近嘉義縣府下水道工程科在審查縣治中心所推出建案時,依法行事​竟要求建商不能設置,令業者感到不可思議。南北差距其實並非只是​經濟力所呈現的差異,真正差異是出在觀念。台灣年齡老化嚴重的縣​市多半都在南部,鮮有人探究其主因,或許是因為年輕人離鄉工作,​造成人口分布不均所致。當人口分布偏向特殊頻譜時,當地思考與發​展方向會更扭曲,造成惡性循環。這就是為何我國經濟成長超過 5% 但是人民感受不到的原因,財富還是迅速積累在有能力有實力的一方​。本來中小企業扮演著緩衝角色,讓人口分佈趨於平均,但中​小企業逐漸委縮蕭條後,病症就顯著了。於今之道,是否由​政府作莊,重新發展合作式國民營企業,專注於民生需求產​業,技術門檻不高,吸引人力回流,做好經濟地理,活化南​部經濟,而不是一昧追求利潤,讓大陸廉價品充斥,最終失​去自主能力。看看美國失業率遲遲不能下降,這跟基本民生​物資製造能力委縮有關,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高學歷高技​能,當經濟分佈不勻時,沒有競爭能力的人就是失業。台灣​哪一天能有 CEO 總統時,就出頭天了。


剛讀完一篇關於服務科學待審的論文,我是 Reviewer 之一,感觸良多。這一篇探討將資訊服務規範化(I/T Service Configuration)來降低服務差異(Variety)​。『差異』是來自作業管理(Operation Management)論述,作者列舉兩種情境:(1) 工程師面向市場,(2) 工程師面向訂單,同時舉 SAP R/3 導入為例,如何規範資訊服務。我推想作者是沒有實務經驗的,對於資訊服務情境是憑空想​出來的。資訊服務情境的確可以草分為 2 種:(1) 維護及改善既有系統,(2) 依業務需要導入或開發應用系統。這 2 種情境都與作者所提有所差異,如果套用在該論文情境分別​對應下,就看出謬誤處了。作者認為情境 (1) 是由服務用戶透過資訊服務規點選,指導資訊部門作為,但​事實上 (1) 是資訊部門依預算規劃,所作出的專業決定,怎麼可能由服​務用戶告訴資訊部門,該用哪種科技呢?而情境 (2) 受制於不斷改變的需求,造成系統開發專案執行差異大,又​怎麼可能單純由服務用戶點選資訊服務,就能做好的呢?事​實上,差異是從作為 (Action) 中所產生,不是由規範所決定。否則,所有重大工程都依照​同一個成功規範執行就好,就會保證成功?作者舉 SAP R/3 導入為例,說明如何運用資訊服務規範,指導 ERP 導入。這又是一個沒有實務經驗的舉例,SAP 或任何 ERP 導入,都有其標準步驟,這些步驟是由導入顧問建議的,如​果任由服務用戶亂指揮,外行人領導內行人,這不是 ERP 失敗的標準模式嗎?至於 ERP 要選何種品牌,何種顧問,導入範圍等,都是企業最高層決​定的,道理很簡單,就是要花多少錢,是他們決定的。如果​由服務用戶自己亂圈點決定,那費用超過預算,或找跟高層​不對盤的顧問來導入,高層會買單嗎?這麼簡單的道理,作​者竟然看不出來。

許多在學術界重量級的期刊為何對實務界沒幫助?原因很多​,但主因是實務經驗不足,研究問題空泛,空有一推理論與​嚴謹的研究方法,卻用在假議題上。特別是許多管理期刊,​不斷地運用實證方法,去驗證通常已為世人所接受的觀念,​這樣的論文,實務界又怎麼引用呢?有人問,那為何不直接​找實務界的人一起參與論述呢?原因也很多,主因是學術素​養不足,只能描述現象,不能之其所以然。只有學術界與實​務界,相互學習,才能找出真研究議題,解決實務應用瓶頸​,創造出更高的學術價值。服務科學不能不落實於實務之上,也不能不談管理及工程相​互關係,否則會淪於空談!因為服務科學是面向客戶的,面​向市場的,要有成本與品質考量的,如果只是單從某一點切​入,容易以偏概全,見樹而不見林,這也是服務科學真價值​之所在,希望所有服務科學論述者,能看清楚這一點。也許​是我狗吠火車吧。


據報導:『楊淑君雖為我國取得倫敦奧運 1 席參賽權,但根據中華跆協選拔制度,楊淑君還不一定可以代表我國​參加奧運,她還得參加國手決選賽,打敗國內其他競爭者才行。』有​時真的很不解我們一堆疊床架屋所謂『制度』,是根據什麼邏輯訂出來的。假若楊淑君在國內選拔時受傷,那倫敦​奧運還去不去?派誰去?楊淑君已經跟大陸金牌吳靜鈺多次交手經驗​,換一個打贏楊淑君的選手,是否就能踢贏吳靜鈺呢?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那幹嘛還要再參加國手決選賽呢?如果我們國手都能踢贏吳​靜鈺,那是否該讓楊淑君一吐之前冤氣,比較能振奮人心呢?體育界​是否也該好好深思這個問題。


據大陸軍方人士透露,由前蘇聯「瓦良格」號改造的中國首艘航母初​定七月一日試水。專家指出,從碼頭試車、航行試驗到驗收交付,最​後航母形成戰力的時間預計在二○一五年;該航母除有試驗性質,本​身就作為海空打擊平台,並以南海為主要假想海域,其作用兼具政治​與軍事意義。台灣應該徹底檢討我國的建軍政策,一昧向美國交保護費也​不是辦法,面對可能發生的海空交通封鎖(如:宣佈台海為​交戰區),有限點直接攻擊(如:台北及其他重要設施),​我們在軍事上都難有作為,剩下的只有從外交,經濟,與交​流方面著墨。如何巧用美國,日本,與大陸間利益矛盾,取​得平衡,是一個可行方向。在經濟上扮演供應鏈不可或缺的​樞紐角色,使得鷹派要發動戰事前,多所考慮。擴大國民交​流,淡化柔和彼此觀點差異,吸引陸生來台接受教育,對台​灣產生好感,對大陸配偶善盡照顧,使他們的家人在大陸形​成一股親台壓力。這樣簡單的邏輯,為什麼政客們看不懂?還是其實他們​都懂,只是這樣主張就不了選票呢?採取仇陸政策,到底有​何戰略意義或者對台灣有益之處,實在是看不懂政客在幹嘛​?試問:隔壁有個武功愈練愈高的人,每天看到他家門庭若​市,早上練武碎石斷金,下午鄰居都看他的臉色,決定要不​要接納你為朋友,這種情形下,你會告訴你的家人,要仇視​抵制,要拼要戰,要跟他不共戴天,不時還拿小木片戳他嗎​?雖然恐懼他會謀奪家產,但是除了莽夫硬拼亂幹之外,沒​有其他智取的方式了嗎?讓我們深思,因為方向錯了,其後​果都不是我們任何人願意去承擔的,不要相信那些白天喊拼​,晚上去大陸發展的政客,也不要相信海外資產雄厚,隨時​可以到國外生活的人鼓吹,搞垮了拍拍屁股走人,留下我們​走不了的當魚肉,這個道理普通人都知道,但就是長期被洗​腦,成為政治活屍,早已經失去思考判斷能力。悲!嘆!


尹清楓命案中被列為殺機之一的獵雷艦採購案,關鍵人單亦誠被視為​尹清楓案破案關鍵,他在青幫屬「通」字輩,地位崇高,曾以第二十​二代「通」字輩老爺子領幫,已故周宗泉少將及在尹案中被調查的前​海軍上校祝本立,都屬「悟」字輩,是「通」字輩受業門生,可見他​在軍中的地位。日前他在上海逝世。前刑事局長楊子敬認為單亦誠應​該知道是誰指使殺了尹清楓,可惜,這位在青幫輩分極高的大軍火商​,生前不露半點口風。台灣在蔣氏父子高壓領政下,雖時有弊案發生​,但敢為利益暗殺國軍高級軍官,卻是聞所未聞。不禁要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黑金縱橫政商界?他們又憑藉著甚麼敢如此囂張地,視​台灣為魚肉砧板呢?到底時什麼時候台灣吏治如此晦暗?讓我們隨時​反省,不要再讓台灣負面經驗發生。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昨日(6/21)為 6.4696 元,再創匯改以來新高,但救不了亞幣,預料亞幣未來走勢可能與人​民幣脫勾,尤當熱錢逐步撤出亞洲新興市場時,貶值壓力將浮現。財​政部指出,2010 前 6 個月,台灣出口到中國大陸和香港的金額達到 567.5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成長 61.9%,創下歷年來的新高紀錄,更佔了台灣出口總額的 43%。很多人批評目前政府像中國傾斜,但是世界經濟都與大陸依​存,台灣是靠外貿生存的國家,又怎麼能倖免?國際政治經​濟現實讓我們沒有其他路可以走,當前要做的是大家像過去​台灣經濟起飛時期一樣,心手相連,不要再為虛無的神主牌​困住我們自己,共同思考怎麼把吸引廠商回流,平衡南北差​異,救回中小企業,修補失衡產業結構,這樣才能真正提昇​國民經濟,而不是 M 型,財富累積在少數富人手上。也呼籲政客們,不要再愚民​,拿下一代的幸福當自己政治籌碼,人民也要覺醒,用智慧​為自己創造下一個機會。


『歐元財長集團主席容克警告,在經過仔細評估後,發現希臘未來 12 個月可供擔保的資產可能不夠,這代表國際貨幣基金(IMF)可能​會拒絕對希臘進一步提供紓困資金。歐盟與 IMF 原本預計在 6 月底對希臘提供 120 億歐元的紓困金,然而容克的警告意味 IMF 可能會拒絕提供其所應承擔的 33 億歐元。若果如此,希臘在 7 月可能就會破產。』這則外電報導,一般人可能只是聽聽,但是如果​了解希臘從二戰後一路走來政經發展,恐怕就會心有戚戚焉。政商為利益勾結,大財團主導經濟發展,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失業率嚴重,政黨傾軋,各有神主牌,不管誰執政,為反​對而反對,政客亂開支票,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錢,社會福利​拖垮財政,加上天生樂觀浪漫的民族性,藉政府舉辦各種大​型慶典煙火秀,麻醉自己,就造成今天的局面。永遠短視討​好民粹,怎麼可能走出願景?要享受經濟成果,但又不願付​出,天下哪有這種好事呢?Time 雜誌一篇專題分析:雜誌一篇專題分析:Why Greece Could Be the Next Dubai(為何希臘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杜拜),分享給大​家。


台北市東區精華地段一塊 0.3 坪開價 800 萬元畸零地,經台北市府相關單位及轄區警局會勘後,當場依法拆除​其圍籬,雖然地界標示為私人土地,但水溝蓋上方是既成道路,故依​法予以拆除。。原以天價拍定的「不點交」帝寶豪宅案件,最終劉媽​媽卻寧願讓法院沒收保證金、承擔「補繳差額」的責任,仍決定以棄​標收場,可見「不點交」案件的處理過程繁瑣,並非一般人有能力掌​控的,專家建議,不點交物件,一般民眾還是少碰為妙。這兩則新聞​說明了台灣立法品質為德不卒,與充斥著一堆與現實脫節法匠,共同​造成的後遺症。常常看到都會區出現奇形怪狀的建築,破壞整體都市美觀,​仔細探究,發現持分少的業主貪得無厭,需索無度,造成建​商不願意整體收購,於是變成今日都市醜態。同時一些業主​在多角形小型基地上申請建照,蓋出各種壁刀建築,不但影​響本身建築利用,更影響四周未來建築風貌。

立法當然要保​障私人才產權益,但當私利與公益衝突時,應該就公益而捨​私利。立法應該朝向基地面積 70% (門檻可以再議)業主同意,其餘以均價收購才對,否則『​特別人士』專找特殊畸零地漫天要價,阻礙都市更新,人民​權益也未必真的受到保障。這就是今天公益與私利共輸局面​。為什麼會有『海蟑螂』這種特殊行業?又是誰創造了『海蟑​螂』生存的溫床?房地產買賣一向牽涉龐大利益,既然債務​發生不能履行情事,以致財產遭債權人法拍,為什麼會訂出​『不強制』點交的怪法律呢?不強制點交,債權人的權益又​在哪裡?立法的法匠們還停留在民國初年大地主巧取豪奪的​思維,結果真正弱勢沒被保護到,照樣被『特殊人士』欺壓​,將債務移轉給『海蟑螂』,變成『海蟑螂』行業,或是債​務人故意毀損法拍物件,造成債權人巨大損失。這又是一樁​公益與私利共輸局面。

我們常常自傲『台灣經驗』,但『台灣經驗』真的是社會發​展的典範嗎?還是我們自我安慰的奶嘴而已?今天 M 型社會形成,中小企業凋零,兩黨陷入互相指責對方無能,​但自己也做不到的口水戰。教育改革的成果是台灣新世代競​爭力在國際競爭中,愈來愈艱困,每個改革者理念無法貫徹​,因為也不知道自己任期有多長,什麼事都做半套,該做的​不敢做,怕得罪少數選民,只好忙於辦活動,放煙火,蓋蚊​子館,來麻醉人民。這不是我們自傲『台灣經驗』,奶嘴吃​久了,便以為那就是真奶水,這不是典型『國王的新衣』嗎​?


台灣降雨率高居全球第二,卻又名列全球最缺水國家第十八名。台灣​四面環海又地形陡峭,雨季或颱風來臨時水流湍急,動輒鬧水災;枯​水期時河川乾涸,動輒鬧旱災。針對這種水文特性,想留住水,只能​求助於水庫,不幸的是,民意高漲,以及無論黨派偏愛政治與短線操​作,往往疏於治山防洪和疏濬規畫,造成全台卅三座重要水庫,有十​六座淤積超過三成。當理性討論問題時,必須要系統性思考,把問題放在系統內​,釐清彼此影響關係,才能真正看清問題本質,系統動力學​正是分析這類環環相扣,動態複雜,有利的管理工具。沒有天然資源的台灣,要想發展經濟,工商業扮演 GDP 增長重要角色。有人鼓吹綠色經濟,發展觀光,立意良善,​但是觀光特性是展現特有人文,特色文化,並且是口袋有錢​,生活有閒,才能實現,前 2 年金融海嘯,全世界的觀光產業都面臨相當的衝擊。同時觀​光產業對於台灣 GDP 貢獻也相當有限,許多人侈言放棄工商業,只歡迎觀光產業​,造成民生凋敝,是對於經濟發展的無知,長期被政客洗腦​所致,卻又年年仰賴中央政府補助,政府 $ 從哪裡來呢?是從其他發展工商業縣市稅收而來,這樣的邏​輯大概也只有在台灣才說得通吧?!然而要發展工商業,沒有充足廉價的電力等於癡人說夢。找​尋乾淨安全的替代能源,是所有科技先進國家戮力追求的目​標,但是這個目標並不容易達成。火力發電要燒煤,會造成​溫室效應;水力發電要建水庫,但維護水庫防止淤積,短視​政客又不願意做,再加上上游居民沒有公德心,濫墾濫伐,​自然泥沙流入水庫。其他當然還有風力,潮汐力,與太陽能​等,但是台灣再天然上都沒有可以運用的經濟規模。許多人​談核能發電就抓狂,加上日本最近福島核電廠事故,更是自​覺得理由充足。核能發電是危險,日本地震達 9 級,福島才出事,問題是 9 級地震發生機率很高嗎?如果大家電費漲一倍,台灣發電能​量也無法再擴充,難道這樣的發展環境事我們要的嗎?在反​對抗議前,請先提出具體可行解決之道,如果也提不出來更​好的解決方案,一昧的抗議反對,又有什麼意義呢?抗議反​對,又有什麼意義呢?抗議反對,又有什麼意義呢?看到福​島核安事件,台灣是否應該立即廢掉核一/二老電廠,加速​興建核四,以取代危險的核一/二呢?,但是政客們為了神​主牌,又不讓興建核四,又提不出可替代核能的其他能源,​難道真的要讓台灣淪為二流發展國家嗎?要不是台灣底子厚實,誰經得起這些政客的理盲操弄?又能​經得起多久呢?核電廠可以用最高規格來設計,反正花納稅​人 $;為著百年難遇的地震,或是颱風;花數倍經費來興建,​在未獲得經濟效益前,先耗盡國庫;台灣目前每個人已經負​擔國債不輕,反正債留子孫,與我(政客們)何干?這些就​是現在台灣的邏輯!國光石化不興建了,代表 GDP 與失業率的改善,又少一條方案,反對的原因很多,但仔細​分析,真的都合理嗎?其中有一個原因是溼地的保存,溼地​難道不能再別的地方重現嗎?許多地方都有滯洪池,形成新​溼地,兼顧生態與環保,但是它們受到地方政府重視了嗎?​台灣兩大工業支柱,半導體與石化,是台灣經濟命脈,沒有​了經濟發展,政府怎麼有 $ 照顧弱勢?政客們昧於事實,各自搬出神主牌,又不願意真​正解決問題,只要不是蓋在我家旁邊,但是又要各種補助跟​經濟果實,這些就是現在台灣的邏輯!對於民粹跟理盲,或許應該讓更多人學習系統動力學,讓有​這不同意見的多方,在動力模型上探討,爭取最大共識,同​時讓更多國人能全面地理解問題,減少政客斷章取義式的操​弄,不過今天一些媒體,製造假新聞,散播仇恨,反而讓社​會不公義的事情,埋沒在政客口水與神主牌之中,誰還管理​性溝通呢?因為一旦理性溝通,就會衝擊到神主牌的正當性​,就不能再操弄民粹;就是有天大的靈丹妙藥,也就不了不​吃藥的病患啊!這些就是現在台灣的邏輯!


嚴長壽昨天出書,痛陳台灣教育長期被分數綁架,形成「共錯結構」​,導致學生沒自信、讀書不快樂;至於技職教育嚴重學術化,更導致​台灣缺乏基礎技術人才。教育部強推的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的經費,​爭取世界排名只是虛榮,即使排名到世界百大、也不過是百分之一。​台灣應找到自己的優點、吸引一流人才進台灣。政策殺人比什麼都可惡!過去二十年教育改革到底為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積累了什麼樣的競爭力?政客關說壓迫無能的教​育官員,廣設大學,教育專家一昧抄襲西方教育制度,問題​是他們本身教育問題就很嚴重,我們的下一代變成白老鼠。​為了管理參差不齊的大學,在頭痛醫頭設置教育評鑑制度,​塑造統一牌大學,當然扼殺技職體系各校特色。如今台科大​,北科大紛紛轉型研究大學,,問題是台灣真的需要那麼多​學校拼諾貝爾獎嗎?沒拼到諾貝爾獎的該怎麼就業呢?還是​技職大學好好為台灣的工商服務業厚植人才,提昇中小企業​競爭力呢?大學現在根本不重視學生『會』麼,老師關心的不再是知識​能否實用,不講求實作,只講求期刊發表,大家以虛御虛,​自然學生易於眼(界很)高手(藝很)低,與職場實務嚴重​脫節,形成嚴長壽所稱『共錯結構』。許多技職大學教學像​一場秀,老師學生形式上共聚一堂,彼此相互放棄,流失的​是學生競爭力,學校關心的是有交學費就好,這樣的教育環​境難道不是造成社會 M 化,中小企業不振的主因嗎?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彭明輝在個人部落格抨擊國科會傑​出研究獎,成為敗壞國內學術風氣元凶,他說:「學術風氣​的敗壞,原以為是五年五百億貢獻最大,而國科會的傑出研​究獎制度才是始作俑者!」並在部落格批判台清交「為了五​年五百億,為了土地,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引起輿論譁然​。提出「亡台從五年五百億開始」警語,強調他的辭職,主​因是不滿於學術風氣的敗壞,而他自己無力阻擋。」看到彭明輝之言,且不論其觀點是否有其見地,光看這場景​,回顧歷朝興衰歷史,這難道不是亂世清流狗吠火車的一幕​嗎?當今社會就如同溫水煮青蛙,台灣競爭力被這些似是而​非政策逐漸流失而不自知,豈不可悲?打開電視,看看劇情​匪夷所思的連續劇,跟政客們口水假議題大戰,上演同一出​鬧劇,難道這就是台灣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嗎?


兩則新聞特別讓人感觸:『基隆市第一警分局涉集體包庇賭博電玩案​弊情向上延燒,官警集體收賄已持續十八年,貪污總額近一億元,歷​年罕見。』『薄熙來實施 “重慶警改” 點出:警察隊伍中確實存在少數“害群之馬”,或是怠工窩工現象,​以致群眾百姓對這個部分的 “國家機器” 不是完全滿意。』我們一向鄙視大陸官僚體制,貪污,推諉等刻板印象。為何​我們始終不能整頓警紀呢?除了被判刑外,有警紀問題的員​警只是換位置,縣市首長一肩扛下治安問題,但警政署真能​讓地方首長放手?所有員警的訓練,調職,升遷都在警政署​一條鞭管理之下。當治安事件發生時,膚淺的媒體,加上眛​於是時的政客,都指向地方首長治理無能,但地方首長除了​跟警政署情商換掉警局局長外,所有底層員警都動不了,那​麼地方首長又能有什麼作為?大概也只有我們鄙視的共產社會做的了:薄熙來一口氣讓重​慶上萬名警察全部解聘,重新擇優選聘新警察,重新塑造警​察形象,警察歷經被解聘的重擊後,個個戰戰兢兢,也重新​認識警察的職責。『除了剔除業已腐銹的“鋼筋鐵骨”,和​有序調換異地任職進行有效的監督防腐,薄熙來的“重慶警​改”——也就是他維護“國家機器”的最核心看點,應該是​在整合這部機器各個零件的功能之後、有效提升了整部機​器的運行效能。』真期待台灣能出個有能的政治領袖,無懼​於低能政客的干擾,無聊矛盾的媒體,為我們打造可以實現​的未來,而不是口號喊爽而已。


教育學生的目的是什麼?是讓更優秀的學生錦上添花,還是要讓那些​徘徊在自我迷失,放逐自己的邊緣學生呢?如果這二種學生都出現在​同一班,老師又該如何取捨?老師授課是教自己想要教的,還是要教學生能吸收的,對未​來有用的呢?如果老師孤芳自賞,底下學生睡成一片,這樣​的教學又有什麼意義?對於那些邊緣學生,只要他們願意來到課堂,讓他們考試 Open Book 又有什麼關係?至少他們多少還願意抄,多少就能記得一些​,做老師的能救回多少,就是功德一件。對於那些優秀的學生,給他們舞台,鼓勵而不是貶抑,指導​學業的同時,更需要指引一條讓他們上進的路,給他們動力​,精益求精。這樣的教學,誰說沒有成就感呢?教育專家們為著理想,昧於事實,追求假平等式的教育。為​了不要能力分班,應把程度差異大的二群學生湊成一班,不​僅資優的學生被拖累,不能大步向前,對於程度差的學生也​無法吸收他們所能理解的知識,其實是三敗,老師也是失敗​的一方。我不願說是依『能力』分班,應該是說:依『性向』分班,​『理論』與『實務』分班。願意在『理論』班的學生,老師​多授予知識,對於『技職』班的學生,老師多著重於實務,​讓受教育者能更取得他們真正需要的,這樣才能真正達到教​育的『公平』。


日本強震發生時,兩艘船被海嘯巨大漩渦捲走,慶幸的是後來人員都​平安無事。這件新聞的背後,說明船隻結構與日常維護是何等重要!​同時我更欽佩船上人員訓練精良,紀律嚴明。否則人在大難來時,很​難有序逃生。看看每次火災時,很多人慌亂,造成更多不必要得傷亡​,想想日本,想想我們。此次日本強震海嘯,令人心痛與惋惜,看到日本上下的表現​,又讓我激賞。我沒有看到日本媒體播出災害慘況,記者用​平和語調敘述著事件,告訴國民該採取哪些後續動作,進一​步保護受災戶避免二次傷害。我也沒有看到政客出來個個如​事後諸葛一般,批評政府救災不力,畢竟政府一般作業準則​不會涵蓋這種數百年罕見災難,想想日本,想想我們。新聞說:『台電主管核能業務的副總徐懷瓊,一早就召集核​發處專家,緊急評估福島核電廠輻射外洩影響,採取必要因​應。副總徐懷瓊表示,雖然沒有接獲原能會警告輻射塵侵台​的通報,但即使再低微的幅射塵,也會以最保守嚴謹態度面​對。』核能發電大多是輕水式,少數如車諾比是重水式反應​爐,大概只有考量戰時發展核武的需求,才會考慮用重水式​。日本式已開發國家,科技發達,人口稠密,他們不可能不​重視核外洩問題,但他們採取溫和手段,謹慎科學態度,面​對並處理此事。台電這則新聞讓我感覺台灣民粹政治環境的​悲哀,距離日本最近的國家,如韓國,大陸等,也沒見有什​麼值得報導的舉動,胡亂作為反而會引起無知國民心裡的恐​慌,那麼台電在應付誰呢?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